下载app安卓

2022年5月15日 Comments are closed

尤山重教训自己的儿子,而那边的张晓华呢?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过,虽然说不是满脸桃花开,但貌似也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花儿为什么这样红,商科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所谓的表象,但也就是这样了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

“商处长有事情?”坐在那里的张春山呢?神态很是自然,貌似并没有太多的担心,但这个心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,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能够说清楚了!

商科点点头,“主任要一个准确的时间!”说话的口气呢?也是相当的不客气,张春山脸上面的表情呢?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变化,就是坐在那里听着,一直等商科说完了之后,这才点点头,但也就是这样了而已,商科也没有任何要说话的意思。

气氛略显有那么一些尴尬,张晓华也是站在了那里,神色未定的样子。

等了好一段的时间,张春山这才重新的开口说到,“这么的说来,是一定要动手了?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余地了?”

“有问题的话,绝不姑息!”商科的这个回答呢?略显有那么一些狠辣!

张春山也是点点头,表示知晓了,商科并没有立刻的就站起来,而是继续的说到,“张部长,张晓华在情治部门的工作呢?可能有些许的问题,但究竟有多大的牵扯,这个问题呢?现在这个时候恐怕没有谁能够说的清楚!”

一直等这个话说完了之后,商科这才重新的站了起来,然后径直的离去,张春山也没有要相送的意思,就这么的注视的看着商科离开,随即张晓华也是把门给关上了!

“爸,这个是故意的针对我!”

张春山并没有立刻的说话,而是看着自己的儿子,“当年把你送到情治部门呢?很大方面的考虑就是用情治部门的身份呢?给你加一层保护,如果说真的要是对你动手的话,势必要考虑一二,毕竟你还过于的年轻了!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?”

“明白!”张晓华呢?倒也比较的机灵,“我们跟王家有着相当的矛盾,但我身上面有情治部门的这个身份,其他人呢?就不管胡乱的伸手!但这一次很显然就是丁羽故意的针对咱们家,这个不是明摆着要把屎盆子扣在我的脑袋上面吗?”

“把屎盆子扣在你的脑袋上面?”张春山也是一笑,笑的多少有那么一些不屑,“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,同时也过于的小觑丁羽了,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?”

草莓乖乖女湖边夕阳下美拍

“爸,我不明白你说这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!”

“你们三个人呢?只不过是被扔出来的三块肉而已!或者说你们就是诱饵而已,你们三个人当中呢?最为可能的人是谁,绝对不会是你或者是尤明,而是商科!”

啊?张晓华也是真的不明白了,这个都是什么跟什么呀!他们竟然只是被扔出来的三块肉,而三个人当中最为令人怀疑的人竟然是商科?但问题是现在商科竟然调查自己和尤明两个人,感觉这个剧情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反复了!

“商处是我们这边的老人,以前的时候呢?也就是相互的打一个照面,对于他的具体情况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够说的清楚,这个在情治部门里面是非常正常的情况!”

张春山摇摇头,“最难对付的人并不是他,他只不过是被丁羽给强行的推出来而已,最不好对付的人呢?还是丁羽这个家伙!”说完了之后,张春山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两个人的年纪也是相差无几来着,看看人家的儿子,再看看自己的儿子,感觉差距有些大呀!

“爸,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本来就已经对这个儿子有那么一些不满了,听到他这么的说,张春山也是有那么一些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,真的是付不起的阿斗呀!现在这个时候还问自己这个问题,让自己说点什么是好呢?难道先前的提示还不够多吗?

但不管怎么说呢?都是自己的儿子呀!张春山也是揉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“找丁羽谈谈吧!还有你把所有的事情呢?都记录下来吧!是对还是错的呢?都是无所谓的,不能够有任何的藏匿,关系到你的小命!自己想明白一点!”

“不能吧!丁羽真的敢拿我开刀!”

话刚刚的说完,张春山也是站起来又是两记大耳光,自己也是真的气不过了,“蠢货,愚蠢至极,丁羽对你动手,你觉得你是谁?丁羽犯得着因为你而大动干戈?你的小命掌控在他的手里面,并不意味着他就需要动刀子,他如果动刀子的话,咱们家就那么地了!这个才是我和尤部长两个人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,明白吗?”

这番话呢?张春山也是迫于无奈才这么的说,丁羽如果说真的想要动手,绝对不会是张晓华和尤明这样的小杂鱼,没有任何意义,如果说丁羽动手的话,那么就会直指背后的尤家和张家,为了不发生这样的事情,尤山重和张春山两个人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。

儿子究竟有没有问题呢?张春山和尤山重根本就不清楚,虽然说是自己的亲儿子,但并不代表着所有的事情他们都清楚。还有就是当初的时候把他们给安置在情治部门,就是希望有一个所谓的保护,并没有指望着让他们掺和进去。

两个人太过于的年轻了,而情治部门呢?留下来的人呢?都是人精、人尖子,张晓华和尤明两个人呢?也就是背靠家里面的势力,但真的要是论及起来的话,随便从情治部门拎出来一个人,都可以让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

在张春山看来,事情已经解释的差不多了,剩下来的事情呢?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反省了,至于自己吗?现在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去见一下丁羽,这个才是目前这个时候最为重要的事情!自己还真的就不清楚,现在的丁羽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想法!

要知道彼此之间还是有着相当的隔阂,张春山也很是清楚,现在去见丁羽,对于自己来说呢?有那么一些屈辱,但是奈何形势比人强,所以现在也就只能是硬着自己的头皮往上冲了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!

对于张春山的来访,丁羽并没有表现的很是意外,同时丁羽也没有表现的过于冷淡,在丁羽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之后,两个人也是分别的落座。“丁主任!”

丁羽对于这个称呼并不是非常的感冒,“叫我丁羽就可以了!”这个话呢?也是透露出来一种态度,既然都已经来了,那么就不需要表现的那么客套,没有这个必要的!有些事情呢?开门见上的来说就好!

“如此的看来,丁主任对于这个事情已经是手到擒来了!”

两家之间的关系呢?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和悦,而且丁羽和张春山呢?貌似也是当初事情的当事者,现在彼此坐在了一起,貌似也是多年以后的重逢,说起来还是有那么一些戏剧性的!

丁羽注视的看着张春山的眼睛,“张部长的意思是要告诫我,这件事情要周缘的来处理,是吗?如果说处理不好的话,不仅仅是张晓华和尤明,甚至于我也会被牵连其中!”

“丁主任果然聪慧过人!名不虚传!”对于丁羽第一时间就能够领悟过来,张春山呢?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戚戚然,这个家伙呢?看着年轻,但绝对比那些所谓的老狐狸还要更加的难以对付,还有就是这个家伙对于这件事情呢?还真的就是让自己心里面没底!

换成是自己的话,现在这个时候会放弃针对张家吗?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可能,但问题是自己现在已经跟丁羽见了两面了,但是从谈话当中呢?还真的就没有这个方面的感触,这个也是让张春山感觉心里面没底。

丁羽现在没有表露这个方面的意图,只有两种可能性,一种呢?就是他并没有把张家给放在眼里面,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,并不算是什么事情,再一种呢?就是丁羽所图甚大,他甚至于想要把整个张家呢?都给装在这个事情当中了!

“张部长太谦虚了!”丁羽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“从实际的情况来说,我就是带着两个孩子出来见识见识,国内呢?地大物博、人杰地灵的,不要局限自己!”

对于丁羽的这番话呢?张青山还真的就听明白了,并不是说丁羽要主动的来处理这件事情,而是有人找到了丁羽,而且还是丁羽所没有办法拒绝的,所以这件事情来找丁羽求情呢?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!

让丁羽都没有办法拒绝的人,张青山也是感觉自己的心有那么一些哆嗦了起来,要知道在国内这一亩三分地上面呢?能够让丁羽都没有办法拒绝的人呢?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。

连王老和苏老他们两位呢?丁羽都未见得会给这个面子,就更别提其他什么人了,对于张青山来说,这个话的意思真的是再清楚不过了,对于这件事情呢?丁羽是没有太多的选择权,现在的问题就是张家和尤家要如何的来选择!

这个并不是政治上面的选择,跟这一点不发生任何的关系,如果说张家和尤家能够证明本身没有任何的问题和状况,那么一切都好说,如果说不能够证明这一点,那么问题就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大了!

这一次情治部门貌似真的要动手了,这样的核心单位出现了问题和状况,是不容小觑的,所以这个屠刀举起来的时候,究竟会砍想谁?真的不太好说呀!虽然张家和尤家呢?有着相当的底蕴,但是现在丁羽挡在面前了,反正有人扛黑锅。

“晓华和尤明两个孩子毕竟的年轻,没有太多的经验!”

“张部长,年轻就意味着有犯错的资本,这个话呢?不适用于所有的时候和地方。”随即丁羽的话锋也是突然的一转,“张叔叔,我多嘴的问一句,当年的时候呢?你是当事人之一,我也是当事人之一,当时的时候就算是杀了,貌似也没有太多的问题!”

被突然的问及到了这个问题,张青山的脸色也是突变,甚至有一种要站起来转身离去的冲动,不过很快的张青山也是平静了下来,“丁主任,从王老和苏老的目前的位置来说,把张家给摁下去,貌似也就是动动嘴皮子而已!甚至都不需要丁主任出手!”

“呵呵,张部长这个话意有所指!”丁羽也是不为所动的笑了笑,“我对张家没有太多的兴趣,当年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,不是我能够分辨清楚的,我是当事人,但是在当时的情况来看,未见得比一张纸有用多少!直白的一些来说,我就是一块被放置在那里的筹码而已,只不过这个筹码是一个活人罢了!”

“当年的事情大家呢?都是摸着石头过河,彼此之间的争斗呢?也是日趋激烈化,有些人呢?是真的为了国家考虑,有些人就是浑水摸鱼,事情发生了之后大家才开始认识到了其中的一些问题和状况,虽然为时已晚,但还是挽回了相当的损失!”

“我对那个时代的记忆呢?并不是非常的深刻,甚至于没有自己太多的理解,所以并没有什么发言权。转过头来说张晓华和尤明他们三个人的事情,他们可能没有掺和其中,但是出卖国家利益这样的事情,谁都责无旁贷!”

“一晚上的时间不够!”张春山也是提及了自己的条件和要求。

“这两天的两个孩子对于这里的美食还是比较的有兴趣,所以我会多停留两天的时间。其实这件事情呢?两个方向,张晓华和尤明他们呢?就是被抛出来的诱饵,这一点我想张部长呢?同样也是清楚!”丁羽意有所指的说到。

“我这边会有一个交代的,如果说晓华真的犯了错误,我这个当父亲的绝对不姑息!”

“好!”丁羽也是点点头,既然这位张部长已经给自己一个保证了,那么自己也不能够不松口,这个是相互的!“如果他们没有牵扯太深的话,我给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!”

能够说到这个程度,说明丁羽已经很给面子了,当然了这个话里面呢?还有另外一层的意思,如果说张晓华他们真的掺和其中的话,到时候就不是面子的事情了,张晓华呢?就不要想了,不会有任何的机会!

张青山站起来的时候,也是伸出来自己的手,丁羽倒是没有拒绝的意思,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了一下,事情都已经说的很是明白了,彼此之间呢?还是有隔阂存在的,所以也不存在什么感情上面的联络!

而张青山出去了不长的时间,尤山重也是紧跟着而来,在外面的时候就碰到了张青山,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言语,也就是用眼神相互的打了一个招呼,张青山的表情略显有那么一些严肃,这个也是让尤山重呢?感觉心里面有那么一些忐忑!

“丁主任!”

丁羽点点头,“我刚刚的跟张部长见了一面,聊得不多,如果说张晓华和尤明他们没有问题的话,放他们一条上路可以,如果查出来其中有任何的包庇或者是藏匿,绝不姑息!”

也没有让尤山重继续的说话,丁羽也是接着的说到,“尤部长可能知道,我跟张部长的家里面有些许的矛盾,但我个人对于这个呢?没有太多的兴趣,那个是老一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更何况也轮不到我来操心!”

对于丁羽突然表露出来的这个态度呢?尤山重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拿捏不准,这个究竟是什么意思?丁羽已经跟张青山达成了什么协议不成?不过看这个意思,好像又有那么一些不太像!又或者说丁羽真的能够放下来这个恩怨?

仔细的想来,一直以来,丁羽好像还真的就没有动张家的意思,甚至于王老和苏老他们两位呢?也没有针对张家的意思,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,自己想不清楚,但是现在都已经送到了丁羽的手里面,依旧没有要动手的意思!

这个还真的就是值得去考虑的问题呀!尤山重一时之间有那么一些想不明白,但是丁羽却没有要跟他解释的意思,犯不上!自己只需要知道他的想法,同时让他明白自己的想法就可以了,事情就是这么的简单!

只不过尤山重呢?好像有那么一些误会了,不过丁羽还真的就没有这个方面的解答义务,你怎么想那个是你的事情,跟我又没有太多的关系,我只要做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。

而没有得到解释的尤山重呢?自然不会太高兴了,但是从丁羽的房间出来的时候,尤山重也是停下来了自己的脚步,自己先前的时候好像忽略了一些东西。

丁羽的年纪诚然不大,但是这个家伙呢?还真的就不是食言而肥的角色,他既然说了这个话呢?就基本上有保证,拿到这个小家伙的胸怀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