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h色app

2022年5月15日 Comments are closed

   1999年的阳历年,吕家村在一片忙碌中渡过,吕家村第一家村属企业注册成立,激发了老老少少的热情和干劲,全村上下也都盼着吕家村能发展成为富裕村。

   共同富裕,不是喊口号喊出来的,而是踏踏实实做出来的。

   这接近寒冬腊月的时节,村北光秃秃的苹果园中,一派热火朝天。

   本就是农闲时节,村里很多人根本不要工资,自带干粮过来帮忙。

   上百口子人,平整土地,清理垃圾,垒建灶台,整修房屋。

   青砖青瓦的骨灰堂高高耸立,蹲坐在屋脊上的不知名神兽,仿佛代表吕家村的列祖列宗,注视着子孙后代们的一举一动。

   骨灰堂后面的棚子里,吕冬当着十多个婶子姐姐的面,穿上印着“吕家熟食”字样的围裙,戴上帽子和自制挡飞沫口罩,说道:“这一身,就是咱们店面的服装,要求进店必须穿,一天一换洗!”

   七婶笑着说道:“冬子,你设计的?这口罩没见过。”

   吕冬回答:“找街上的奶奶们做的。”

   六婶拿起东西,仔细端详:“挺精致!”

   “婶子们,姐姐们!”吕冬正儿八经说道:“咱这次出去,代表的是吕家村,一定得注意卫生,这直接影响生意!”

   七婶说道:“你放心,咱们都晓得轻重!”

   浪漫樱花下的纯美天使唯美写真

   这次挑出来准备去店面卖东西的,都是村里嘴皮子利索又爱干净的。

   吕冬又叮嘱几句,脱掉围裙帽子口罩,转到骨灰堂前面,靠近西边的地,用洗刷干净的篷布,临时搭建起一片棚子,吕建设和专门休班的李家柱正领着人垒灶台竖烟囱。

   东边,有人在挖排水渠,接上管子直通青照河。

   吕冬进骨灰堂旁边的屋里,吕振林正在叮嘱胡春兰:“咱做公司,一切讲究正规,全村都知道你的卤煮味道最好,你的煮肉配方就是公司的宝贝疙瘩,不能轻易叫人知道,一定得注意保密!公司里知道配方的不能超过三个人!配料由你配好,直接装在佐料袋里下锅!事后再拿出来填灶台销毁!”

   吕振林可以说未雨绸缪:“这种事不能不防!原本咱县化工厂的糠醛多厉害,后来配方泄露,两年就完蛋,最后叫人收购了!”

   胡春兰不是糊涂人:“三叔,我晓得了。”

   “不是信不过咱村里的人。”吕振林说了句大实话:“村里的老太太小媳妇拉呱个顶个的厉害,又没保密意识,叫人套了话去也不知道。”

   吕冬说道:“妈,三爷爷说的在理,咱村正式做这个,配方就是核心竞争力。”

   吕振林转头看向吕冬:“还放不下你那点生意?”

   “三爷爷,我就在咱吕家村。”吕冬笑着说道:“无论有啥事,我一句话就到。”

   吕振林又说道:“你既然投资当股东,又在公司挂了名,就要负起责任来。”

   吕冬认真说道:“我晓得。”

   青照吕家食品有限公司总注册资金30万元,吕冬没动银行存款的情况下,抽了2万块钱出来,加上代为持有的胡春兰的配方技术占股,总计持有食品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。

   这也是吕家村集体外的第二大股东。

   另外,李半山投了1万块钱,吕建国投了1万块钱,吕建武投了2万块钱,铁公鸡因为新上肉鸡加工设备和改造车间,没有投资。

   其余的股份,归属于吕家村村民,但只有分红权,其余权力由村集体代为行使。

   公司建立,商标成功注册,李会计带人去谈店铺租赁,招牌和柜台全是统一样式,也都下了订单。

   运输方面,村里暂时租用了自村人的三辆嘉陵车加挂斗,红星的小货车也能随时待命租用。

   吕振林已经联系好了青照肉联厂,肉联厂作为县属企业,近两年来日子同样不好过,那边对长期大量收购猪下水的大客户,举双手欢迎。

   为了防止人从货源上卡脖子,吕冬之前特意跑了趟十里堡,联系到牛哥,也会从他那里采购。

   还有扒鸡和凤爪之类的产品,货源不用愁,单靠铁公鸡的养鸡场就能解决。

   到上午十点钟,吕冬离开果园,准备去大学城,村里的发展要关注,自个的买卖也不能停,麻辣烫和卤肉烧饼摊子只要开着,每天最少也有2500以上的流水。

   沿着大路往北走,路过铁公鸡养鸡场,大门正开着,里面停了辆大头卡车。

   四五个人在卸东西,铁公鸡一眼就看到吕冬,喊道:“冬子,你力气大,过来帮帮忙!”

   吕冬跑着进门,见众人正从上面卸一个特大号的金属工作台,赶紧伸手帮忙。

   没有叉车等机械,再重的东西也要靠人挑肩扛。

   “铁叔,我抬这边!”吕冬接过车下最吃力气的地方。

   “我喊1,2,3!一起用力!”有个中年人喊道:“一!二!三!抬!”

   众人一起使劲,将工作台从车下卸了下来,歇口气又抬进板房新搭好的车间里面。

   吕冬上次来还没有,明显新盖的钢结构。

   放好工作台,吕冬看了眼,应该是剁肉用的,问铁公鸡:“铁叔,设备进的差不多了?”

   铁公鸡看着车间,满脸都是心疼:“好不容易存下的家当,折腾的见底!”

   吕冬不理睬这喊疼的话,又问道:“找好客户?”

   “找好了。”铁公鸡心情多少好了点:“你铁婶跑了一个多月,联系到农贸市场两家客户,还跟泉南十里堡那边敲定供货,供饲料的强子也收,加上咱村的公司,有七八个客户。”

   “铁婶真厉害。”吕冬打心眼里佩服。

   铁公鸡说道:“不是她联系到这么些客户,我哪敢同意。”

   吕冬没再说话,其实铁叔和铁婶的搭配挺好,铁婶这人有点冒进,铁叔则偏向于保守。

   东西搬完,吕冬准备走,铁婶非要留下让喝杯茶。

   吕冬不好推辞,接过茶杯喝了口。

   铁婶看着北边说道:“咱村的肉食公司能起来,光给咱村供货,就能把这厂子撑起来。”

   铁公鸡虽然抠门,但就像抗洪时那样,关键事拎得清楚:“希望能发展起来,咱村穷了太久。”

   不说别的,河堤不好好整补一番,再来场洪水,一旦决堤,养鸡场首当其冲。

   吕冬衷心说道:“是啊,穷了太久。”

   穷到最后,可能会被别的村吞掉,然后彻底消失。

   曾经,青照无数村都没了。

   喝过一杯茶,吕冬告辞离开,后面铁公鸡打开收音机,带着滋滋啦啦杂音的歌声响起。

   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心想的事儿都能成。明天又是好日子,千金的光阴不能等。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,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……”

   回家骑上嘉陵车,吕冬去大学城,经过大队院子门口,吕建武冲他招手。

   吕冬停下车,问道:“八叔,有事?”

   吕建武递给他一个文件袋:“你的商标,注册完成了。”

   吕冬接过来,先问:“花了多少钱?”

   “你给的钱足够,剩下的都在袋子里面。”吕建武说道:“一点小事,又费不了多大劲。”

   吕冬也不跟他客气,打开文件袋看一眼,说道:“八叔,谢了。”

   他注册的商标中,最重要的是突出一个吕字。

   商标非常简单,红底白字,圆圈里面两个口组成的吕字,跟吕家村主打吕家的商标有一定区别。

   吕建武拍了吕冬的军大衣一下:“行了,去忙你的。”

   吕冬加油门,嘉陵摩托车往南去。